逃离与回归:乡愁何处去

逃离与回归:乡愁何处去

作者:未知

  无论是写城乡差异,还是对乡村田园牧歌式的赞美与怀念,其出发和落脚点终究是对人的关怀。本辑“乡愁篇”作品中,小北的《绣花针》、高凤超的《父亲牵牛的背影》《空燕窝》、吴振的《母亲》等都是对于故乡的亲人的书写。马卓的《七只麻鸡婆》中,麻鸡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“追逐虫子,啄食青草、沙砾、晨露/它们从最初的喋喋不休,慢慢变得沉默寡言”,母亲也不能像在老家那样走门串户,最开心的便是和麻鸡婆聊家常。马卓把这种不适感通过母亲和麻鸡婆之间的联系来表现,角度别出心裁,增加了诗歌的感染力。
  对故乡的怀念终究是对城市生活的不满足而产生的:喧嚣后的落寞,高楼带来的逼仄感,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日益激烈的竞争,使人在孤独时更容易怀乡。野川诗歌《落叶一样在风中旋转》中,大雨打湿打乱的不仅是农作物的生长节奏,同样也增加了身在城市的诗人的孤独和飘零感。现代人的乡愁较之以往显得更加复杂,它包含的不仅是个人在现代化进程中心理变化,同时也折射出时代进程给乡村带来的阵痛,能引起更大范围的关注和反思。
  对乡村风物的书写也是这一辑作品中不可忽视的内容。牛金刚的《夜雨》用出色的想象力绘制乡村景致,这些乡村风物仿佛附着了亘古至今的善与美,关照着人世:“那些流向低处的雨滴,为一只失孤的麻雀/洗净喉咙和羽毛。然后/像可以弯曲的镜面,照看着衰老的胡同/秘不示人的方向,照看着这个世界的浅,和满”。二胡在《一片林子复归平静》中,通过拟人化的手法把一只鸟飞走的简单动作写得鲜活有趣:“鸟儿飞离的时候/先是用爪子蹬了一下,翅膀同時打开/一片林子不易察觉地晃了晃/野蜂和蝴蝶没有被打扰//一片林子复归平静/所有的枝条举着树叶,屏声敛气/在等待那只鸟儿飞回”,清澈灵动的语言更显示出了作者内心的纯净和对乡村的依恋与向往。
  对于故乡,逃离和回归的愿望同时存在,此中的矛盾便让诗歌产生了张力。包文平的《体检报告》中书写的是对故乡饥馑年代艰辛的回忆;拾柴的《乡村之夜》尽管有乡村美景的铺垫,但结尾却是堂弟离开这个世界的悲伤记忆;西水的《刺》同样书写的是故乡给自己留下的痛苦记忆,但诗歌背后仍然充满着返乡愿望和憧憬,同时也包含着诗人为弥补裂痕而做出的努力。
  本辑作品因为有了真情实感和真实经验的融入,而显得更加饱满和具有亲和力。在诗歌语言的凝练程度和情感的抒发上,本辑作品也显示了还有潜力可挖,尽管新诗发展至今,抒情已经不再是唯一的书写方式,但抒情元素仍有介入的必要,暗藏在字里行间的饱满情感仍然需要作者用心经营和铺垫。
转载注明来源:https://www.xzbu.com/1/view-15180580.htm

服务推荐